您现在的位置:本港同步开奖直播现场 > 学科站点 > 技术 > 正文内容

《新京报》、光明网:《纽约客》画家灾难中保持笑容-新闻网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19-04-07 浏览次数:

  《新京报》、光明网:《纽约客》画家灾难中保持笑容-新闻网
《新京报》、光明网:《纽约客》画家灾难中保持笑容



点击数:加入时间:2008-05-26


考曼相信这个世界充满惊奇,正是这种信念让她能够笑对灾难。《保持冷静 继续生活》考曼最喜欢的作品。《纽约客斯坦》考曼最著名的作品。《新京报》、光明网2008年5月25日(记者 金煜)报道:
《纽约客》画家灾难中保持笑容
“这个录音笔好小巧啊!我喜欢。”
“你可以把它画下来。”
“我可以吃了它,哈!”
这是我和麦拉·考曼对话的开始。一个说几句话就会打一个趣的女人。
出生在犹太家庭,考曼大学时代是一名英语语言文学专业的学生,但学着学着,她发现自己爱上了插画。后来,她成为了美国最被人知道的插画家和设计师之一。
2001年12月,她自认为和政治无关的作品《纽约客斯坦》登上了《纽约客》的封面,这个作品里,她拿和纽约有关的词汇开玩笑,把这些词变成类似阿拉伯语的语言,并放在纽约地图里。所有人都说,当看到这期封面时,人们露出了“9·11”后的第一个微笑。
当她在书店里偶然阅读了英文写作宝典书《风格的要素》之后,竟然想到要为它画插图,插图版《风格的要素》让考曼再次成名。
她说她不懂哲学,不过她还是听了编辑的意见,给她在《纽约时报》里的博客专栏取名为“不确定的精髓”,这是德国哲学家海德格尔的理论。她说她想表现的就是“你永远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”。
考曼觉得包括她出生的家在内的世界都有点疯狂,但她会一直对这个世界微笑,因为,就如她的犹太上辈和她说的那样:“如果你想幸存下来的话,那你必须得对生活微笑。”
麦拉·考曼的插图展览,目前正在北航艺术馆展开。
插画家并不知道如何应对灾难
新京报:《纽约客斯坦》带来了“9·11”后第一个微笑,这让我想到中国发生的地震,灾难之后艺术家能做什么?
考曼:我认为你只能自然地去做事情。当你有想法时就去做,没有想法时就继续你的工作。插画家本人并不知道该怎么对付灾难,而是他们对自己生活的描述让别人感到欣慰。悲剧有个人的,也有国家的。对于国家的悲剧,每个人都有同样的感受,而作为个体而言,你可以讲述你自己的故事。或悲伤、或有趣,完全出于你个人的感受。这是你唯一能做的。
新京报:“9·11”发生的时候你在干什么?
考曼:我在曼哈顿的家里,我亲眼看着两栋大楼倒下。那个时候我们恐惧极了,那种恐惧、惊慌、不知所措是每个人都有的。我们直到现在都不知道它为什么会发生。
新京报:惊恐中,如何产生创作《纽约客斯坦》的念头?
考曼:“9·11”发生几个月后,一次大家聚会时,开玩笑说起了这个新创的词语,我觉得很有意思,就把它画成画。后来《纽约客》的编辑也很喜欢,就拿去用了,没想到一下子变得很有名。可能有人会从作品里联想到政治,但我的创作本意完全只是拿语言开玩笑。我把和纽约有关的名字与中东那儿的语言结合起来,最后就是很搞笑的一个结果,这完全只是开语言的玩笑而已。登出来以后,这个封面的影响的确很大,像你说的,再次让纽约人脸上出现了微笑。
“为了生存,必须得笑”
新京报:你原本学习的是语言,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到更适合用插画的方式来讲故事?
考曼:我本科是在纽约大学学的英语专业,我本来以为我会成为一名作家,但后来发现自己的写作实在不怎么样,反而觉得画画对我才更自然。当时我还阅读了一些儿童书,这让我意识到我更适合用插画的方式。
新京报:那为什么告诉学生阅读对插画家很重要?
考曼:我大学学的就是文学,这也影响了我。我之所以说,如果不阅读的话,就不会成为很好的插画家,如果你阅读的话,你是用文学的方式在阅读世界,这时得到的体会和感受可以帮助画画。
新京报:你阅读什么类型的书呢?
考曼:我通常读小说,阅读了很多俄罗斯作家,如托耶托夫斯基、纳博科夫等。
新京报:这真让人惊奇。俄罗斯文学通常来说是很沉重的,而绘本总被认为是轻松的。
考曼:是的,俄罗斯是很沉重的民族。我的家人来自俄罗斯,我们离开俄罗斯又来到了以色列,我上一辈的很多人都在二战中被屠杀了,但他们常常说,如果你不笑的话,你会死的。如果你不对生活笑的话,你就没法生存下去,所以为了生活下去,你必须得笑。
新京报:这是受以色列文化的影响?
考曼:也许是以色列的文化传统,也许和纽约人的幽默开朗有关。生活中充满了喜剧、荒诞的怪事,我们只有对它们微笑才能生存下来。
“永远,永远,永远不要放弃”
新京报:谈谈插画吧,你觉得插画家要有怎样的气质,你又从哪儿获取创作灵感?
考曼:我去博物馆,读书,看电影,旅游,这些都给了我很大的启发。但家庭和生活永远都是我最大的灵感来源,无穷无尽。我的孩子们总是启发我,事实我从阅读儿童读物走向插画也是受了当时我小孩的影响。他们总是充满想像力,创造力。我唯一要做的就是站远点看,并且生活。
你得有足够的好奇,得倾听,得观察,得很勤奋的工作——不过也不能太勤奋了,得适中吧,你得寻找合适的情感。插画家总是很想表达生活,即使知道自己是微小的,也能感觉到生活的强大和力量。因为你是生活的一部分,所以你也能体会到那种力量。
新京报:《纽约客》、《纽约时报》都是纽约精英文化的一部分,那插画在这种知识阶层文化中到底是怎样的角色?
考曼:这很有趣。一般来说,一个社会的知识阶层中,文字总是传播信息和观念的主要方式。比如一个媒体中,杂志主编地位总是高于美编,作者总是高于插画家。我想做的是一名用绘画来代替语言的新闻工作者。《纽约客》是一份相当棒的都市杂志,里面的人们非常聪明。和他们接触有的时候你可以得到一些知识信息,但有的时候,我也不管他们,只管喝我的咖啡。不过总的来说,这是一份很有幽默感的杂志,它的封面总是很有趣。
新京报:讲讲《保持冷静继续生活》这幅作品的来历吧?
考曼:这句话是个好建议。这个标语来自二战,当时英国做了这么个海报,告诉人们不要放弃。你知道丘吉尔一直在告诉人们:永远,永远,永远不要放弃。人们经历了惨痛的教训,但还是要继续生活下去。
我一个朋友把这个海报挂在家里墙上,我有一次去吃饭,看到这张海报,心想,这句话太棒了,我拍了照,就把它画了下来,这成了我最喜欢的一句话。
(采写/《新京报》记者 金煜摄影/《新京报》记者 孙纯霞)
编辑:贾爱平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